欢迎注册会员! 注册  |  登录  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 产业信息 >
邢辛/刘科栋/陶蕾谈舞剧《醒·狮》
时间:2018-10-08 10:55:08   来源:中国演艺科技网   作者:邢辛/刘科栋/陶蕾

2018年9月28日,历时5年、打磨13稿的大型民族舞剧《醒·狮》在广州大剧院隆重首演。《醒·狮》是中国第一部以国家非遗项目“广东醒狮”为主题的大型原创舞剧,广东醒狮起源于五代十国后,至今已有近千年历史,作为岭南文化的代表性符号,不仅象征着中华民族的精神气节,更凝聚着海外侨胞对祖国的思乡之情。

该剧由广州市委宣传部、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出品,广州歌舞剧院创作演出。以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广州三元里抗英斗争为故事背景,通过讲述两位舞狮少年阿醒、龙少面对爱恨情仇、家国大义等不同人生抉择时的自我觉醒与蜕变,反映大时代风云中南粤儿女勇于抗争,书写民族大义的故事。

舞剧《醒·狮》由史前进担任总导演,广州本土作家罗丽任编剧,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刘科栋担任舞美设计,国家一级灯光设计师邢辛担任灯光设计,优秀设计师陶蕾担任服装设计。

1 邢辛的灯光设计构想

戏剧性是舞台作品的生命,而延续此生命的载体是剧中人物命运。灯光运用逻辑是紧紧依附在人物身上,突出个体在光造型中的形态,从动态的布光结构中揭示人物内心的矛盾与情绪变化,这是对人物光的最大追求。

本剧给我兴趣与深刻印象主要有三点:整体作品的戏剧性追求;编导利用舞剧形态、舞蹈语汇强烈表达戏剧冲突的创造性与内心冲动;空间的灵活变动与分隔空间的方式。据此,灯光追求打破表面化的装饰效果,去除常用的光色修饰,尽量用色单纯,突出单一美感,不去渲染光色对比而注重光色调本身色阶的强弱变化。

编导在设计舞段时,尽量去除与人物命运无关的多余动作及装饰性语汇;加强了戏剧性的技巧运用,特别是单、双、四人舞及领舞,这种意识尤为明显。为此,灯光在处理这些舞段时尤为注重简洁,以突出表演,去除任何多余的光色干扰。在群舞处理上,灯光设计采用大气氛渲染,注重群体的雕塑感,即使是柔美抒情的舞段也利用光角度与单色光使之充满力量感,与全剧气质统一。

本剧的舞台空间基本是由放大了的竹编狮头龙骨构成,巨大的构架前后移动构成不同的表演空间,同时带来空间变化中的视觉震撼。灯光在处理如此庞然大物时有三点考虑:利用光源方向、角度、光位高低的变化,强调表现结构与材质的自然美感,突出体积高大与舞台平面的对比关系;放置后区隐去时,注意控制前区照度与光角度;人物与骨架共置时,利用框架结构造成自然投射阴影,丰富舞台整体空间的表现力与生动性。

本作品的灯光变化,尤重与戏剧发展逻辑相吻合,化繁为简。完整的舞段表现是整部戏剧作品之一环,而环环相扣就要去除非戏剧因素的冲撞与干扰。所谓的视觉对比与冲击是建立在戏剧发展逻辑之上的因果,以所有舞台因素建立起的视觉综合平衡为判断依据。这是本剧灯光需时时警醒之重点。

2  刘科栋的舞台设计构思

对一个创作者来说,遇到一个好的题材, 一部令人有创作冲动的戏,是让人喜悦的。舞剧《醒·狮》就是。《醒·狮》具有振奋醒脑的正观能量,气象多元的中国精神,寓意深远的文化象征,喜庆欢愉的节日图腾,同时,这份厚重也令我的创作倍感压力。主创对未来演出做出的远景规划,是希望它不光停留在国内演出,也可以走向世界,在国际舞台交流上绽放异彩。我的思路是,将醒狮文化独具的东方神秘气质用国际化语汇交互结合,传统与现代对抗融合。印象中的岭南文化浓墨重彩,把建筑、雕塑、绘画等多元而立体的信息,结合进剧情中鸦片战争第一次民间抗争的三元里事件里,以小见大,呈现出局部里可窥全局的气象。

立意格局:舞美设计通过解构极具形式的狮头龙骨,引导观众透过炫丽华彩的狮头,看到那一条条细韧的竹条,层层编织,优美动人,里面渗透着先人的智慧,浓缩了喜庆的基因。竹子特有的东方文化气质,儒雅含蓄且坚韧不拔,如同肢体版的动静相宜,也因此而为龙骨的基本,可谓骨相。狮头龙骨的解构,也是在现代装置的审美观念的引导下完成,并符合舞剧的灵动气质。这种方式打破了观众习以为常的视觉习惯,也进而建立新的视觉样式,不破不立,大胆的设立通常都面临风险和挑战,也总是会通过纷繁的历史梳理留存下来。

材料:主要用竹子和纸元素,取其互为你我的交互关系和深厚的东方文化属性和象征意味,它们具有文武之气,也有讲道理通精神的视觉气质,张力十足,精、气、神兼具。

形象:抽取气质浓郁的岭南建筑里的砖雕、灰塑、牌匾、书法、木雕的精华转为单元进行重组,构成一种岭南以至中华文化厚重的东方力量,与西方外来侵略及文化渗透形成抗力,彰显民族精神的生命血气!

3  陶蕾对服装的时代表达

综合三元里人民的英勇抗敌和南粤舞狮特有的文化内涵,以及舞蹈、舞狮及南拳的岭南文化等因素,我认为,服装设计既要体现年代感,充分地传达传统的民族文化精神;又要在传承中体现创新,做到结合舞蹈与武术两种功能,并且更好地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,力求达到辅助舞剧的表演本身的效果,从而更好地让观众体会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,并产生情感共鸣。

服装设计主要运用"舞蹈演员练功服"的概念,融入了小狮子、广绣等具有浓厚传统文化底蕴的元素,同时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,从传统服饰中提炼精华,并注入当代审美观念,让服装的整体感觉既具年代感,又能给人以时尚、新颖之感。

所谓"练功服",便是舞蹈演员日常练习时穿着的服装,其穿着方式简单随意而又往往变化多样,令人感觉干净、利落而又别具一格。在设计之初,如何通过服装协调好舞蹈、武术和人物之间的关系是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。为此,我也参考了许多动漫中的武术公仔形象,发现它们具有形象干净、利落的共同特征,而这一特征与练功服的概念则是不谋而合。此外,由于《醒·狮》这部舞剧融入了舞狮文化,舞蹈中包含许多武术和舞狮的动作,所以服装设计就必须要传达出其中的力量和精神,不能设计为常见的舞台服装一样飘逸;同时,由于舞蹈动作整体幅度偏大,干净利落的服装也有助于演员更好地完成动作,舞剧的整体效果也会因此提升。

服装面料的选用也花费了不少心思。整场舞剧的大部分服装选用表面带有肌理纹样的棉麻面料制作,并大量地运用了扎染技术。其间进行过多次调整,目的是让布料的颜色更加准确以便与场景契合,或者过渡,或者变化,使其更加和谐美观。棉麻面料的着装风格在符合剧中人物生活状况的同时,力求给观众以强烈的时代感。

4  一切说了不算,唯有观众点赞

舞剧首演后,受到众多观众的点赞。

李劲峰(中山大学青年教师):《醒·狮》对第一次鸦片战争这个历史背景的回应,是不断在“醒”字上做文章,通过人物的命运和精神状态,通过醒狮的内涵象征,将抗争指向精神层面,从而在民族危难中寻求个体内省。这种创作意识在主流舞剧中实属难得。

海涛(青年剧评人):《醒·狮》是一部快到需要让人全神贯注的剧。很难想象舞剧的节奏推进竟然堪比百老汇和西区的作品,毕竟一场接一场的舞蹈是严苛的体力活,考的是真功夫。但《醒·狮》偏偏就做到了,哪怕算不上气定神闲,但主演全部全力以赴,全剧几乎没有留一处表演的空档。

谭钦允(在读博士):《醒·狮》的思路不是醒狮舞蹈的简单“植入”,更不是醒狮元素的零星“拼贴”,而是创造性转化、系统性呈现——将民族舞蹈与广东狮舞相融合,将南拳马步和广东醒狮特有的腾、挪、闪、扑、回旋、飞跃等技巧融入舞蹈语言,大开大合,刚柔相济。舞剧尊重了广东醒狮的传统习俗,用艺术化的语言中呈现广东醒狮丰富的文化内涵。

观众A:看《醒·狮》的第一幕就被圈粉了,酷的舞美,棒的音乐,创新的舞蹈和动作编排,创意的武术和舞蹈的结合……剧中很多的广州市井元素:鸡公榄、市集、担挑云吞面、茶楼饮茶等,当地人看了会感觉很亲切。印象最深的是以俯视图的视角呈现的茶楼;尾声中,震天的鼓声直击人心,“狮群”在强大的BGM下演绎力量之舞,真实地诠释了 “鼓舞人心”“热血沸腾” ……

观众B:舞剧很精彩,服装设计为舞剧增色不少。准确而不花哨,个性而不张扬,同一色调里,以淡雅的色彩差异刻画人物的性格,与舞美的配合极其融洽。

……

戏好不好看,导演说了不算,编剧说了不算,制作人说了也不算,观众的认可才是最重要的。首演后观众的热烈反响,令众主创觉得,再多的辛苦都值得了。 

上一篇: “诗与远方”首个践行者来了——海南“旅游...
下一篇: 扑面而来的“水元素”,外加灵动机械臂及炫...

版权所有 北京《演艺科技》杂志社

网站运作 北京中演艺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电话: 010-64097040

京ICP证1504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94号